游研社 ‧ 首页推荐
订阅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1-01-21 《泰拉瑞亚》玩家把EVA的经典镜头做成了一张地图
2021-01-21 黄牛机器人炫耀抢到了两千多台PS5,随后在众怒下隐藏了推特资料
2021-01-21 游戏中最怪异的生物,是第一人称游戏里的“你”
2021-01-21 【白夜谈】一位临时客服的“设定集贩售战”回忆录
2021-01-20 这个工具可以把论坛骂战变成《逆转裁判》的庭审场景
2021-01-20 MOD作者在旷野之息的数据里发现了一个隐藏神庙
2021-01-20 《仙剑奇侠传7》试玩:长路漫漫,优缺点并存
2021-01-20 【白夜谈】我如何用厌恶疗法戒除《魔兽世界》
2021-01-19 英雄不问出处,2020星途联赛圆满结束
2021-01-19 在疫情封锁期间出门抓宝可梦,英国一男子反被警方抓
2021-01-19 因未取得授权,风评不错的山寨宝可梦手游被下架
2021-01-19 在B站孵蛋的UP主们
2021-01-19 【白夜谈】 我与PVP
2021-01-18 为什么土耳其冰激凌的店员总爱耍人?
2021-01-18 为什么古早广告中经常出现猫?
2021-01-18 【白夜谈】你会为了沉浸感而放弃圆满的游戏结局吗
2021-01-18 五年尝试后,《马力欧卡丁车》速通选手完成了不可能的一跳
2021-01-16 将健身环改造成方向盘,技术宅开发出了“Labo大冒险”
2021-01-16 游戏存在不实宣传,玩家能从法律层面讨个说法吗?
2021-01-15 【社长jing了!Vol.90】祝大家在新的一年收获爱情
2021-01-15 对马岛上的神社众筹重建成功,官方感谢玩家做出的贡献
2021-01-15 《游戏王》中的口胡,打牌时真的可以做到吗?
2021-01-15 CDPR发布视频向玩家公开致歉,还附上了2077更新路线图
2021-01-15 【白夜谈】白粥的小菜
2021-01-14 Facebook把《辐射76》玩家社群当成了暴乱组织账号
2021-01-14 雷蛇推出了一款自带1600万种RGB灯效的N95口罩
2021-01-14 为什么都说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?
2021-01-14 【白夜谈】在2021年看星际2电竞
2021-01-13 开发3A游戏,真的需要一个超大的全球团队吗?
2021-01-13 《怪物猎人:崛起》试玩才出没几天,玩家已经把游戏榨干了
2021-01-13 GTA5中的富兰克林,正在被整个宇宙嘲讽
2021-01-13 【白夜谈】网游终究不是单机
2021-01-12 现在,你还可以在推特头像里玩宝可梦
2021-01-12 油管上的慈善主播开了一家虚拟汉堡店
2021-01-12 15年前被取消的《古墓丽影》,在玩家重制下重见天日
2021-01-12 【白夜谈】仇恨言论应该被保护吗
2021-01-11 日本已婚男最怕收到的“复仇便当”是什么?
2021-01-11 俄罗斯方块七届世界冠军突发疾病去世
2021-01-11 这部2020年的奥特曼,是如何做到好评如潮的?
2021-01-10 谁是世界上最厉害的《俄罗斯方块》玩家?
2021-01-10 为什么《博人传》变成了“热血计量单位”?
2021-01-09 因为煽动民众再次进攻国会,Twitch删除了这位网红的表情包
2021-01-09 暴乱中被抢的美国国会讲台,已经在各大电商平台上掀起风波
2021-01-09 网友发现任天堂世界官网盗用了自己的素材
2021-01-09 都是《赛博朋克2077》,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
2021-01-08 【社长jing了!Vol.89】社区转型大鸟转转转酒吧的第一步
2021-01-08 《我的世界:地球》停止开发了
2021-01-08 今天是初代XBOX亮相20周年,当初微软甚至试图收购任天堂
2021-01-08 2020年,我们的年度游戏是它们丨游研社
2021-01-07 《灌篮高手》最强阵容里有一个公认的人选
2021-01-07 桂言叶开始带货了,卖的是诚哥血包风味果冻
2021-01-07 日本寺庙与宠物公司合作,为逝去宠物举行葬礼
2021-01-07 男性的乳头是用来干嘛的?
2021-01-07 【白夜谈】给毁灭披上一层皮套
2021-01-06 过了二十年,一款PS1时代的游戏终于完成了
2021-01-06 在博物馆管理员眼中,什么游戏中的博物馆设计得最合理?
2021-01-06 【社长说53】我们问了《星际战甲》开发商,他们到底养不养仓鼠?
2021-01-06 一台从未发售的Game Boy配件,在28年后复活
2021-01-06 【白夜谈】与去年的梗挥手再见
2021-01-05 《尼尔:机械纪元》直达结局的作弊码,终于被玩家发现了
2021-01-05 因官方限制二创,著名EVA本子画师宣布放弃同人创作
2021-01-05 打上第三人称MOD后,玩家发现了2077的新世界
2021-01-05 2020年,游研社最好的十篇白夜谈
2021-01-04 互联网上,成人内容在消亡
2021-01-04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爱看游戏枪械的演示视频?
2021-01-04 遍布雷州的“滑稽石狗”,镇守当地已经上百年了
2021-01-01 有人用多力多滋和激浪烹调“玩家专属拉面”,但卖相不太好
2021-01-01 有人在SFC主机上应用了光追技术
2021-01-01 小众电音是如何“沦为”营销号神曲的
2020-12-31 【社长jing了!Vol.88】为什么鲁迅和 IE 那么亲密?
2020-12-31 武侠游戏中的药物在现实中真实存在吗?
2020-12-31 玩家正在用Mod打造一个更好的《赛博朋克2077》
2020-12-31 世界上第一艘拥有过山车的豪华邮轮出海了
2020-12-31 【白夜谈】零年
2020-12-31 【白夜谈】上班路上干什么
2020-12-30 玩家家长的四个故事:身为母亲不能玩游戏能说是苦吗?
2020-12-30 《星际迷航》明星工程师的骨灰被“走私”进了国际空间站
2020-12-30 碰瓷任天堂的卡丁车公司彻底败诉,被罚了5000万日元
2020-12-30 所以,乔峰能打过几个蒙古兵?
2020-12-29 通过用电烤炉加热红白机,他打破了《勇者斗恶龙3》速通纪录
2020-12-29 那个挪用公款买游戏的美国议员被特朗普特赦了
2020-12-29 一个初中生跳舞视频成为了大型劝学现场
2020-12-29 【白夜谈】我试着在2077里找了找希里
2020-12-27 在2077里,光屁股开车Bug背后的互联网往事
2020-12-26 速通玩家正在研究《赛博朋克2077》中最快的失贞方法
2020-12-26 地理教科书里的纸片人,一跃成为了二次元偶像
2020-12-26 【白夜谈】 一个中年人的游戏观
2020-12-25 Xbox打破了最高海拔运行游戏的世界纪录
2020-12-25 塔防游戏玩什么?
2020-12-25 一个日本少女们最喜欢的流行语,却因读音无法引进中国
2020-12-25 【白夜谈】潜入还是强攻,这是个问题
2020-12-24 《赛博朋克2077》“手游”出现了,不过里面是勒索软件
2020-12-24 肯德基游戏主机公布了,真的可以热炸鸡
2020-12-24 为证明《我的世界》主播在速通中作弊,裁判组上传了29页的报告
2020-12-24 【白夜谈】消失的马力欧速通纪录
2020-12-23 周杰伦忘词的《乱舞春秋》背后,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网游
2020-12-23 日本推出靠蓝牙感应的“电子墓地”,墓碑可随扫墓者更改画面
2020-12-23 【白夜谈】睡前断网一小时
2020-12-22 美国太空军成员定名“守护者”,可这名字早被游戏用烂了
2020-12-22 为什么这两天推特上人人都在发“鲤鱼”?
2020-12-22 【白夜谈】抢不到PS5的荷兰人给它刷了七万九千个评价
2020-12-21 他把自己做的类宝可梦游戏嵌进了一条推特里
2020-12-21 有人挑战画质下限,玩上了赛博朋克1997
2020-12-21 那对感动网络的父子双人画,仍在继续
2020-12-19 【白夜谈】游戏与著作权法
2020-12-19 虚拟主播死于新歌MV发布前
2020-12-18 【社长jing了!Vol.87】你看我这个2077捏脸能打几分
2020-12-18 在《赛博朋克2077》里泡不到朱迪的玩家,已经玩不下去了
2020-12-18 给主机游戏退款不是件容易事,除非你是澳洲人
2020-12-18 【白夜谈】玩游戏终归是一般人类劳动
2020-12-18 游戏的人物动作,是怎么样才能比德芙还丝滑的?
2020-12-17 当着10万观众的面,Twitch主播毁掉了初代宝可梦稀有卡牌
2020-12-16 CDPR称将降低2077中“赛博牛子”的出现频率
2020-12-16 为了彻底清除非法内容,Pornhub将一千万部视频“一刀切”
2020-12-16 一位著名的WoW和平主义玩家,靠着采花升到了60级
2020-12-16 【白夜谈】奇洛李维斯回信
2020-12-16 花了11年,他为这个只有线条的游戏做了一张地图
2020-12-15 KFC即将推出的“全家桶主机”,发售日跳票至12月18日
2020-12-15 任天堂下架油管上的老游戏原声带,招致玩家抗议
2020-12-15 第一位实现超音速飞行的飞行员离开了世界
2020-12-15 【白夜谈】闲鱼上的骗子大学欺骗了我的感情和金钱
2020-12-14 为什么《我的世界》玩家那么爱游戏中的鬼故事?
2020-12-14 有人在MC里造了个永远走不出去的“异次元杀阵”
2020-12-14 为什么人人都爱基努里维斯?
2020-12-13 【白夜谈】爷的青春回来了,他们也都老了
2020-12-13 今年的TGA大奖,注定是有史以来争议最大的一届
2020-12-13 《电锯人》漫不经心地完结了,就像它的作者一样
2020-12-11 TGA 2020各奖项汇总
2020-12-11 【社长jing了!Vol.86】这就是你们一定要抽中2077的理由吗?
2020-12-10 2077破了Steam单机游戏在线纪录,但玩家间也传来了哀嚎声
2020-12-10 《使命召唤:战区》玩家正在合力对抗使用恶意BUG的敌人
2020-12-10 为了和家人一起玩游戏,国外玩家自制了《Among Us》的桌游
2020-12-10 《无人深空》的玩家社群成立了自己的情报机关
2020-12-10 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用户协议都是赛博朋克味的
2020-12-09 德国发行商Assemble:与轻语游戏展开战略合作
2020-12-09 在未来的哆啦A梦动画中,你可能看不到“静香洗澡”了
2020-12-09 《Among US》的船员与糖豆人在MOD里打起了星球大战
2020-12-09 【白夜谈】《僚机计划》让我见识到了“同人逼死官方”
2020-12-09 我玩了50个小时的《赛博朋克2077》:没有超纲,但足够充实
2020-12-08 合拍的《暗黑破坏神》动画还没影,动视暴雪就把网飞告上了法院
2020-12-08 Twitch为残障人士删除了“盲打游戏”标签
2020-12-08 为什么很多车上都贴着那个“保护伞”的标志?
2020-12-08 【白夜谈】台湾、泡面和盗版游戏
2020-12-07 《恶魔之魂》的世界,曾经由一群小黄鸭统治
2020-12-07 托尔金故居正在挂牌出售,粉丝们打算众筹买下它
2020-12-07 现实中的中情局洗脑计划,比《使命召唤》还要黑深残
2020-12-05 【白夜谈】在灵异讨论组里寻找科学
2020-12-05 互联网上的商用图库,是当代艺术之窗
2020-12-04 【社长jing了!Vol.85】不好好打拳会被钉宫理惠骂吗?
2020-12-04 【白夜谈】汪达与佛像
2020-12-04 有人在现实航班中玩了一场同步的《微软飞行模拟》
2020-12-04 曾经那个摧毁了很多手机的网红「搅拌机」又回来了
2020-12-03 《天穗之咲稻姬》玩家用农家肥当冰箱,官方称暂不修复这个Bug
2020-12-03 宝可梦官方推出了一颗价值100美元的精灵球
2020-12-03 你打败Boss的兴奋喊叫,都被PS5手柄记录下来了
2020-12-03 【白夜谈】游戏还没出,《赛博朋克2077》已经有XXX了
2020-12-02 一个微不足道的年轻人,死去一年了
2020-12-02 这个史上门槛最高的汽车俱乐部,车主并不想加入
2020-12-02 你现在可以在Xbox的新主机上玩PS2游戏了
2020-12-02 越南的游戏市场同样遭遇了严重的“盗版问题”
2020-12-02 国外影院改行做起了包机房
2020-12-02 【白夜谈】我为什么沉迷《地下交通站》
2020-12-01 下一口甜品:先导测评NVIDIA RTX 3060Ti
2020-12-01 腾讯游戏发布第三季度认证主播影响力榜单:融合深入 新环境激发蓬勃生命力
2020-12-01 【白夜谈】F1车手的幸运会有下一次吗?
2020-12-01 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成人影片先于游戏问世了
2020-12-01 20年后,曾因宝可梦“勇基拉”起诉任天堂的魔术师道歉了
2020-11-30 【社长说52】马里奥大叔的“跳跃”能力,几十年来是如何进化的?
2020-11-30 为什么垃圾车上会挂着毛绒娃娃?
2020-11-30 这个《模拟人生4》MOD让小人们玩上了《赛博朋克2077》
2020-11-30 【白夜谈】 源于生活还是高于生活?
2020-11-30 国外玩家千辛万苦买到了PS5,收到的包裹里却装着空气炸锅
2020-11-30 视频平台的花式算命,已经成了互联网占卜的新潮流
2020-11-29 PS4与PS5玩家两世同堂薅羊毛,然后一块儿被封了……
2020-11-27 荣耀猎人游戏本V700:意料之外的实用
2020-11-27 《神武4》十周年全新内容上线,硬糖少女303合作单曲同步推出
2020-11-27 你真的了解春丽姐姐吗
2020-11-27 【白夜谈】“国宝手办”陷入的争议
2020-11-24 第三届全球游戏动漫美术概念大赛颁奖典礼圆满落幕
2020-11-24 《恋爱绮谭》:不愿放手的那一半夏天
2020-11-24 【白夜谈】马保国们的现实扭曲力场
2020-11-24 窃取了卡普空机密文件的黑客组织,够开一场“游戏发布会”了
2020-11-23 有人复活了26年前被世嘉取消的VR头设
2020-11-23 国外玩家千辛万苦买到了PS5,收到的包裹里却装着空气炸锅
2020-11-23 原来有这么多人不相信芬兰这个地方真的存在
2020-11-23 Flash游戏不会死,而会将被永久保存在这个博物馆中
2020-11-22 推特的“事实核查”标签,被网友们玩出了花
2020-11-21 150万人在线观看了这个节目的葬礼
2020-11-20 《和平精英》的“进圈”和“出圈”
2020-11-20 【社长jing了!Vol.84】关于游戏,我和家长有说不完的故事
2020-11-20 2020年还在写邮政信件的人们
2020-11-20 气象专家考证出了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中决战的具体时间
2020-11-20 任天堂禁止动森里出现政治宣传,拜登的小岛危险了
2020-11-20 【白夜谈】《魔兽世界》的时光之穴到底怎么走?
2020-11-19 疯子程序员编写了一个操作系统,来与他的上帝沟通
2020-11-19 重制版《恶魔之魂》里,出现了一扇打不开的门
2020-11-19 【白夜谈】虚拟偶像当上了封建领主,让我想起我好像也是个勋爵
2020-11-18 LOL版本大改后,不少老玩家都疯了
2020-11-18 除了水浒卡,你还记得干脆面里的塑料圆片吗?
2020-11-18 程序员用AI算法生成了3000个新的宝可梦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

Sponsors

天天免单福利聚合

猜你喜欢